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减肥 » 正文

老公体贴多金 我却恋上他哥们的床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3:55:50  

     咖啡厅里,我见到了这个叫媚儿的少妇,这真是一个尤物:海藻般的长发,光洁如玉的肌肤,精致的妆容,紧身短裙裹着浑圆的翘臀,一对温润的酥胸在白色衬衣下若隐若现、呼之欲出。更夸张的是,媚儿的一双大眼睛,仿佛时刻含着一汪水。真是我见尤怜。这种女人,不要说男人见了难免想入非非,就连女人,都会为之倾倒。

  不过此时,媚儿的眼睛里真的是装满了水——泪水,悔恨的泪水!她原本有一个体贴多金的丈夫,一个富足幸福的家庭。然而,她却亲手摧毁了这一切。

  这个地方,我今生不会再回来!

  我叫媚儿,没错,妩媚的媚,狐媚的媚。我似乎天生就有勾引男人的本领。上大学时,只要是面对男生,我就会常常仰着一张无辜的脸,眨巴着大眼睛,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,男生们多半会因此想要保护我甚至喜欢我。我知道,自己是个美人,而男人,又特别喜欢单纯无助的美人。但是,如果是面对女生,我多半是冷冷的,很少去理会这些叽叽喳喳有事没事喜欢凑一堆的丫头片子们。没错,这才是真正的我:外表天真无邪,内心阴暗冰冷。你可能觉得我很可怕,可是,如果你了解我的身世,你一定能理解我为何变成这样子。

  小时候我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,当海员的父亲,是我心目中的英雄。每次他出海回来,都会给我带很多新奇的礼物:装着海的声音的贝壳,美丽的珊瑚珠……父亲每次回来,我就会成为村里小伙伴们围绕和羡慕的焦点。而美丽温柔的母亲,则一脸幸福地地看着父亲把我举得高高的逗我大笑。那时候,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小公主。

  然而,在我七岁那年,父亲出海遭遇飓风葬身大海,幸福戛然而止,苦难从此如影随形。半年后,悲伤过度的母亲瘫痪了。从此,我和母亲靠亲友接济为生。

  每当要开学时,我总是一家一家敲开亲友们的门借钱筹学费。而彼时他们脸上嫌弃的表情总如刀子般剜着我稚嫩的心灵1+6+3+x+j+k+c+o+m。而当旁边有其他人时,他们多半会换上一副慈爱的嘴脸,摸着我的小脑袋瓜,用一种悲天悯人的腔调叹道:哎哟哟,我可怜的小人儿。我想,世间的人,大抵都是虚伪的吧。这个世界待我,如此薄凉!凭什么我就要过得这么凄惨!凭什么我就得一直低声下气到处求人!我不甘心!小小的我心里暗自发誓:总有一天,我要过上有钱人的生活,远离这个贫穷肮脏的生活圈,远离这些伪善的人们。

  渐渐地,我长大了。感谢魁梧的父亲、美丽的母亲把优良的基因传给了我,让我生得如此妖娆动人。

  然而,我的美貌也给我带来了灾难,村里的那些臭男人们,只要我身边没人,就会趁机凑到我身边来摸一把。而当有人过来时,他们又道貌岸然地走开。刚开始,我大声呼救,没想到,村里的泼妇们却把“狐狸精”的屎盆子扣在我头上。见到我就吐口水,骂我“狐媚子”“不要脸”。孤苦无依的我,慢慢地习惯了男人们的揩油,并学会了用最恶毒的语言还击泼妇的谩骂:“死肥猪,你看你那猪样,你男人当然不喜欢你啦!”“矮冬瓜,你也不照照镜子,丑成那鬼样!”……几次三番后,全村的泼妇们竟然都被我击退了,个个见了我就像见了鬼一样绕道而走。

  阿财跟村里其他男人一样,也被我的美貌迷住了。阿财是村里首富的儿子,一天到晚游手好闲不说,特别喜欢色迷迷地盯着我看,以至于每次看到他,我心里就犯恶心。但是我知道,阿财能给我什么。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了,我的学费尚未有着落。那些亲戚,早已借不来钱,指望不上了。能否上大学,只能靠我自己。

  一个夏日的午后,村后的小树林里。阿财把我压在身下,用颤抖的双手扒开我的衣服,嘴巴如饥似渴地衔住了我胸前的蓓蕾。随着一阵撕心的疼痛,我神圣的堡垒在这个粗鄙村夫的猛烈攻击下,轰然倒塌……

  那个夏天过后,我如愿来到大学里报道。离开村子那天,我心里没有丝毫眷念。我发誓,这个地方,我今生不会再回来!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

  遇见也青,真的是个意外。那天,我路过校园的精品店,不知为何,竟然被橱窗里的一只洁白可爱的公仔兔给迷住了,一时间挪不开脚。孰料,这时,一个愣头青骑着自行车横冲过来,我躲闪不及,被撞倒在地。愣头青也连人带车翻倒在地。他慌里慌张地从地上爬起来,冲到我身边一个劲儿地说:“同学,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”。我的小腿被他的车轮撞得淤青,痛得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。

  见我掉眼泪,手忙脚乱的愣头青竟然顿住了。我嗔怪到:“傻子,我站不起来了,你送我去医院检查吧。”听我这么一说,愣头青回过神来,一把把我扶起来,背起我就往医院里狂奔。

  那次,我在医院里住了一个礼拜腿才痊愈。愣头青只要不上课,就来医院陪我,对我呵护备至。每天鸡汤水果不间断地往病房里送。搞得病房里的病友纷纷夸他是“五好男友”。天知道,在此之前我跟他只是陌生人而已。他叫廖也青,是我校理工科大二的师兄。出院的时候,也青竟然抱来那只我为之着迷的公仔兔送我。他怎么知道我特别想要有那么一只公仔兔呢?

  呆瓜也青,竟然在我出院后,依然每天给我好吃好喝的,把我当病人照顾着。我没好气地说:“也青哥哥,我的腿已经好了,你的任务完成了,你该干嘛干嘛去吧。”也青只是嘿嘿笑着,第二天照例送好吃好喝的来。哎,既然人家乐意送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

  没想到,也青这一送就送了大半年。时间一长,我冰冷的心渐渐起了涟漪来自163xjk.com。我知道他的心思,我等着他表白。这个榆木疙瘩,竟然死不开窍,那句话始终没说出口。有好几次,告别时,我见他嗫嚅着,似乎有话要说,但是话出口竟然是“我走了,明天再来!”哎,真是气死我了。

  那天,隔壁班里一个爱慕我的男生手捧鲜花向我表白。我羞涩地朝他笑着,不点头也不拒绝。这一幕刚好被前来送鸡汤水果的也青看到了。男生走后,也青铁着脸进来了,我装作没看到他脸上的不快,像往常一样跟他打招呼:“你来啦!”也青将东西放下,又将一只洗好的水果递给我,我伸手去接。没想到,也青竟然一把把我拉进他的怀里,一边粗暴地吻着我,一边含混不清地说:“我爱你……媚儿……做我女友吧……”我挣扎着,他却越搂越紧,舌头竟然长驱直入,狠狠地吸住我的舌头。天哪,我只是设计了这么一出戏想让这个木头开窍一点,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!

  就这样,我们成了男女朋友。

  爱情的甜蜜让我一度忘记了我苦难的童年、不堪的过去,我以为我跟其他女大学生一样,在进行着美好的初恋。只是每当也青吻我吻到情不自禁,双手伸进我的衣服里想要进一步动作时,我总是如梦初醒般一把把他推开。

  “媚儿,我知道你是一个纯洁的好女孩,我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的,将来我会娶你为妻,给你一个幸福温暖的家。”当再一次拒绝也青的激情要求后,也青发誓说。纯洁的好女孩?呵呵!我心里的荒凉如夏日里的野草般恣意疯长。如果,如果他知道我大学的学费是我用自己的处子之身换来的,他还会觉得我纯洁吗?

  事情在不久之后出现转机。那天,我百无聊赖地在也青的出租屋里等他下课。无意间竟然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也青的家庭情况。原来,也青的父母竟然经营着一家大型的家族企业。而也青,竟然是这个家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。我的心怦怦直跳。原来,也青就是那个能改变我命运的人!

  那一天,我没再拒绝也青。我像个真正的处女一样,紧张地迎接他的进入,每一次抽动,我都痛得大叫。事后,也青紧紧地搂着我,喃喃地说:“媚儿,将来我一定会娶你为妻。”我想,也青一定看到了床单上那抹鲜红,傻傻的也青,绝对不会知道,那只是猪血而已。

  也青真的是一个好男人。整个大学时代,他不但负担了我所有的学杂费,还每个月往我家里寄钱,托人照料我瘫痪在床的母亲。

  大学毕业没多久,已经毕业参加工作一年的也青就迫不及待地向我求婚了。

  多金、体贴、痴情。有夫如此,夫复何求?就这样,我由被宠溺的女友变成被宠溺的娇妻。

  不甘寂寞 我恋上别的男人的床

  结婚后,我不再时刻掩饰自己,苦难生活浸染出来的尖酸刻薄渐渐表露出来。虽然婆婆和公公对我很好,但我却常常怀疑他们是伪装出来的。他们心里一定瞧不起我,瞧不起我穷酸的出生,瞧不起我有一个瘫痪的母亲。他们一定认为我只是个寄生虫,依附在他儿子身上,靠他们的儿子养,配不上他们的儿子。这个想法像魔鬼一样掘住了我的心,让我无法自控,我变得喜怒无常、神经质。我常常找碴和也青吵架。但是好脾气的也青竟然完全不接招,只是对我是一贯的宠溺。

  哎,这个男人!我怎样才能激怒他呢?难道他不知道,这个世界其实到处充满着伪善和欺骗么?也许,他对我宠溺是觉得有愧于我,也许他曾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!谁知道呢?世界如此丑陋和肮脏,所有的美好和纯洁都是表象罢了!

  也青越是无动于衷,我越想挑战他的忍耐程度。终于有一天,当我再次找碴吵架失败后,无处发泄的我气呼呼地离家出走。我关掉手机,一个人坐火车来到另一个城市,敲开了一个单身男人的家门。这个男人是也青大学时代的铁哥们。

  对于我的突然到访,这个男人显然很吃惊。我谎称自己临时来这个城市出差,没来得及订酒店,故到他这儿借宿一宿。

第一页12下一页

  那晚,我极尽挑逗之能事。沐浴完后,我裹上浴巾,故意到客厅里拿水喝,故意俯下身时让他“不小心”瞟到包裹得并不严实的浴巾里高耸坚挺的酥胸。这时我看到他的喉结明显地动了动。端起水我坐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看电视一边和他聊家常,仿佛不经意地,我拨动耳边的长发,露出光洁细长的脖颈。不一会儿他的呼吸就开始急促起来。我看他在看体育频道,娇嗔到:“哎呀,不好看嘛。我要看韩剧。”说完起身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要换台,“不小心”浴巾滑落,香肩外露,我赶紧想把浴巾拉上来遮住“春光”。这时,他猛地站起来,一把扯掉我的浴巾,将我扑倒在沙发上:“迷死人的小妖精,我不管了,今儿哥哥要定你了!”我来不及说话,嘴唇就被他堵住了,胸前的两个宝贝也被他用力揉搓。就这样,在那个疯狂迷醉的夜晚,这个男人在我身体里一次次地猛烈撞击,而我,在这撞击中不知羞耻地欢叫着、呻吟着。呵!就这样吧,让我们抛开所有礼义廉耻,撕下所有虚伪的面具,共赴罪恶的高潮。

  那次,我在老公哥们的房间里足不出户,寻欢作乐了整整两天。

  第三天我回到家,一打开门就看到也青憔悴的脸,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。一看到我,他猛地冲过来抱住我:“媚儿,你去哪儿啦?手机也打不通,把我急死了。”我的心猛地一痛,这个男人真的对我好得让我无法呼吸,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:“媚儿,你别折腾了,这么好的男人,你上哪儿找呢!”

  然而,每隔几个月,我就又“旧疾复发”,各种找碴,然后失踪。然后故伎重演。而我仿佛着了魔一般,专找老公的几个哥们“下手”。也青不会知道,失踪的那些日子我去了哪里。也没人会告诉他,我轮番爬上了他几个好哥们的床。我沉迷在这罪恶的欢乐和这欢乐带来的罪恶中无法自拔。

  幸福,刹那灰飞烟灭

  那天,也青回到家,脸如死灰,眼神却冷冷地盯着我。我轻蔑地说道:“怎么啦?被人阉啦?”没想到,向来温和的也青,却突然发疯了一样,一把抓起我的秀发就往墙上撞:“贱货,我叫你偷人,我叫你偷人!”。我的额头被撞出了血,疼痛和恐惧令我凄厉尖叫。也青突然回过神来,松开我的头发,猛地捶打自己的脑袋,喃喃道:“离婚吧!我什么都知道了!为什么?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,你还要这样对我!!!”

  原来,跟我上过床的一个男人,在和也青一次酒后不小心说出了我和他们的奸情。罪恶,扯下了那块遮羞布。

  后记

  “如今我和也青离婚已经一年了,离婚后他把房子留给了我,去了另外一个城市。听说,他在那个城市买了房,并且开始积极地相亲,打算组建新的家庭了。”媚儿苦笑道。

  “我想我是真的病了,苦难扭曲的过去早已把我塑造成一个心灵扭曲的人。我不配拥有也青这么好的男人。”

第一页12下一篇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